yobet嘉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!本公司专业生产小型自动饺子机、多功能饺子皮机、揉面机、包子机等面食设备。
当前位置
yobet > 新闻中心 > 包子机资讯 >

从京天红到庆丰包子 这些北京品牌打响“牌匾”守卫战

2020-01-23

这段时间,京天红创始人韩美俊没干别的,一直忙着打官司——他没有想到,自己经营了近30年,一手创办的北京名小吃“京天红炸糕”,竟成了别人的商标,自己还被告上了法庭。

京天红的遭遇并不是个案。近年来,市场上出现大量抢注知名度较高商标、侵犯他人在先权利、占有公共资源、反复抢注等恶意抢注事件。尤其是从没有品牌保护的年代一路走来的老字号,或多或少都遭遇了商标被抢注的问题。网红糕点“鲍师傅”维权两年,赢了31场诉讼,还有多起诉讼正在进行;老字号内联升和“福联升”打了好多年官司;庆丰包子维权3年,仅获赔5万元……

中华商标协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副主任赵雷表示,由于侵权成本低、维权成本高,企业商标保护还存在很多难点,“建议企业注册商标要有‘前瞻性’,尽量申请全面,注册后还要‘勤监测’,以防止出现被他人抢注的情形。”


位于虎坊桥的京天红酒家新店。图/视觉中国


“山寨”的京天红门店。受访者供图 


■京天红

主营产品炸糕商标被“抢注”

1991年,京天红酒家在南城虎坊桥开业,一直经营至今,主营家常菜、包子等中餐服务。最有名气的产品是京天红炸糕,“水磨江米、老碱发面,豆馅里一股子桂花香气”,有南城“炸糕一绝”之称。韩美俊介绍,京天红品牌创始于1991年,从国营单位改制为个体工商户,名称几经变更,先后使用过京天上帝大厨房、北京京天红酒家、北京京天红食府,2019年改为京天红(北京)餐饮有限公司。

近期,京天红意外成了被告。原来,自2012年起,“京天红”30类、32类、35类等商标国际分类被一位名叫刘金雨的人密集抢注,京天红的主营产品炸糕就在30类中。

今年6月,刘金雨将京天红自营的马家堡店,和与凤起龙游品牌合作的苏州街店告上法庭,称这两家店未经自己授权允许,擅自在店面装饰、门头以及产品销售中使用京天红字样。在对凤起龙游的起诉中,刘金雨单方面索赔20万元。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。

韩美俊介绍,2009年10月,北京京天红食府就委托商标代理公司申请注册,注册了“京天红 JTH”第43类商标,包含【备办宴席;饭店;住所(旅馆、供膳寄宿处);自助餐馆等】的商标。“当时注册商标成本较高,注册一类就花了3000多元,加之我们对商标保护的意识较弱,代理公司说注册43类就够了,所以没对其他类别进行保护性注册。”韩美俊说。

2018年底,韩美俊发现有人“恶意抢注‘京天红’商标”。今年4月,京天红密集提交了19个有关“京天红”的商标注册申请,避免被人抢注。2018年,京天红针对他人在餐饮食品关联产品服务上申请或注册的“京天红”相同及近似商标,全面提起异议。目前,30类、32类、35类京天红商标均处于撤销/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。

■内联升

赢了官司不够弥补损失 维权难度未降低

 

内联升是另一家受到抢注困扰的北京老字号。

“我们2009年前后就开始维权了。”内联升鞋业副总经理程旭表示,近年来内联升常常被“山寨”,一些山寨产品为了规避侵权风险,往往在文字上做文章,比如把“内联升”的“内”改成“芮”、“喜”、“瑞”,来蹭知名度。

程旭说,侵权行为最严重的就是“福联升”,“一次一位顾客到内联升退鞋,我们一看,从包装到产品都不是我们的东西,其实顾客拿的是福联升的鞋子,而这种情况不止发生一次了。”

2009年6月,福联升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“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”商标。2010年,内联升向商标局提出商标异议申请,但未获支持。随后,内联升又向国家商评委申请异议复审,商评委审查后,裁定“福联升”商标无效。此后,福联升先后向市一中院、市高法、最高法上诉,2015年11月18日,最高法驳回“福联升”的再审申请。

2015年,内联升曾向福联升公司注册地北京市密云区工商局举报,但密云工商局无法联系上福联升。程旭说,“到福联升注册地实地调查发现,那个地址实际是一个普通民房,2006年租给了福联升。”由于无法取得联系,密云工商把福联升列入了企业异常名录。“但福联升在密云又换了一个注册地,继续经营。”